登入 到處走走
僑孝國小臺灣母語日網站
http://193633.ublog.com.tw
教學組長
加入好友
傳紙條
願望本
禮物盒

我加入的村莊

網誌最新回應 展開
今日人氣:1
累積人氣:6400
RSS訂閱

[開站日期] 2013-11-27
閩南語論文 
2013-12-02 13:43:57
 │  人氣:452  │  心情:

本校陳承煜老師關於閩南語輕聲的研究論文,給大家參考。

台灣閩南語輕聲的體現與聽辨

Realization and distinction of neutral tone in Taiwan Southern Min

陳承煜

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臺灣語言與語文教育研究所

piyba@yahoo.com.tw

 

1前言

普通話中有輕聲,國語中也有輕聲,然而,有許多在普通話中讀輕聲的部份,現在台灣的國語中並沒有如此讀,而是讀成本調。至於閩南語[1]中的輕聲,相較於國語則較為嚴格,如果該讀輕聲的部份沒有讀成輕聲,則容易造成一些後果(鄭良偉,1997):

 

一、錯誤會隨時被發覺。

二、影響非輕聲標音的正確性。

三、將語義誤傳、誤解。

四、影響句法結構的分析。

五、言談語意不順。

 

因此,我們知道,要將閩南語說得道地、說得流利、說得讓人清楚明白,對於輕聲的掌握是一項重要的功課。若能夠正確掌握住輕聲出現的位置,並且發出正確的語音,則對於使用閩南語和他人溝通時必定有所助益。

然而,有時聽者與說者之間對於訊息的接收並非全然相等,當說者認為自己發出了輕聲,而聽者並未如此覺得,則容易產生誤會。因此,不僅僅是說話者對於輕聲掌握力要夠,聽話者也要有足夠的判斷力,才不易造成語義的誤解。

 

2相關文獻

許多學者認為閩南語中的輕聲有兩種情形,而對於此二種情形的體現方式,各家學者略有不同。

鄭良偉與鄭謝淑娟(1977)認為發音時若發為輕聲的音節,在輕聲前的音節都要念讀成本調,要重讀,使這樣的音節有較重要的標義功能。有些時候音節是否發為輕聲有辨義的功用。例如:“後日”和“後日[2]”的意義不同。前者代表以後、將來,後者表示後天。但有時讀成輕聲與否並不改變詞彙的意義,只有重點或語氣上的不同。他們認為輕聲的發音又低又短,有時念起來很像陰去調,判斷的方式為輕聲前面的字不變調。

洪惟仁(1985)認為輕聲可分為固定調輕聲和隨前變調輕聲。前者的調值和陰去十分相近但短而輕,且多半只是暫時讀輕聲,讀輕時的意思和不讀輕的意思不一樣。隨前變調輕聲是指無固定調,其調位隨前字而變化的輕聲。書中列出名詞詞尾的“也/a0/”、形容詞或動詞”名詞化”時的“个/e0/”、以及代名詞等容易有隨前變調輕聲的情形。對於隨前變調輕聲的變化規則,洪提出三點:一、前字為長調時,輕聲調調階為前調階之延伸。二、前字為入聲時,後字一律變為第一度[3]。三、陽平調在平常會話時變為/1/,後半段尾調被輕聲借去。

楊秀芳(1991)將輕聲的現象視為弱讀後的聲調變化,他將這種情形分成句法詞、非焦點詞組、句尾弱讀三種。句法詞的念法隨前字變化,若前字為平調,則句法詞亦為同高度的平調,而陽平字後讀為22調,陰入陽入後讀為降調。若前字不是平調,則句法詞讀為弱讀調21。非焦點詞組的焦點如在前面,則焦點後面的讀音會弱化,聲調變讀為21。

王建設(1996)主要在探討閩南語中泉州話的輕聲現象。他認為所謂的輕聲是指音節或句子裡的詞失去了原有的聲調,唸成另一種較輕的調子,它固定唸一種又低、又短、又輕的調子(可標為11)。詞彙亦具有辨義作用。

鄭良偉(1997)認為輕聲音節的調值偏中低,輕而短,但有些有承調的情形。承調時,高調55後的輕聲調值仍為55;中調54、53、33、13之後輕聲調值為33;低調21後的輕聲調值為2。

李惠珍(1999)主要由語音實驗方面切入,認為閩南語輕聲喪失原調、具有不同的調值、基頻逐漸下降、無法引起前面重音音節產生變調,且不傳調的輕聲音節範疇可無限延伸,而傳調的輕聲音節範疇相當有限。

洪惟仁、楊秀芳、王建設、鄭良偉等皆提到輕聲聽起來偏低,既輕且短,接近陰去調,而洪惟仁、楊秀芳、鄭良偉提到除了此種輕聲的現象之外,輕聲另外還會因為前面語音的不同而改變音高,洪稱其為”隨前變調輕聲”,鄭稱為”承調”[4]。李惠珍提出輕聲喪失原調,具有不同的調值,且基頻和音強逐漸減弱,雖然他提到承調和不承調的音節範疇,然而對於不承調的輕聲,卻不認為其有固定的調值,且音長亦非閩南語輕聲的特徵,和各家說法不大相同;另外,作者在文中所舉的例子,絕大部份輕聲字放在句尾,而根據傾斜理論,句尾時通常基頻會下降,所以作者在文中提到的基頻下降,到底是氣流到語句末尾所導致,還是輕聲字的基頻原本就比較低呢?這是一個需要再商討的問題。

另外,華語中也有許多對於輕聲的探討,且多篇文章將焦點置於輕聲音節的音長與音高上,因此對於聽辨方面,本文將針對此兩方向來著墨。

 

3研究目的與方法

為解決上述對於閩南語輕聲的兩種情形說法不一的狀況,特別是較有爭議的音高和音長的部份,本文試著用實驗語音的方式來解決,分析發音人所發出的輕聲音節,試圖歸納出閩南語”隨前變調輕聲”與”固定輕聲”的音高和音長。另外我們將從聽辨的角度,找出音高和音長對於聽者判斷為輕聲與否的相關性。

3.1輕聲音高體現實驗

雖然各家對於閩南語聲調的調值認定不見得相同,但是都認為高降調(陰上)的起始部份為七個聲調中音高最高的,而低降調(陰去)的結束部份為七個聲調中音高最低的,因此,我們設計用以實驗音高的兩個句子,便包含了聲調中的最高與最低者。

實驗選擇六個發音人,使用praat來錄音並分析他們“固定輕聲”和“隨前變調輕聲”的調值。而在此之前,為了將傾斜理論中的影響降到最低,所以設計一個句子,讓發音人先行念出,用以找出其下降的比率。

為了配合輕聲實驗的韻律節奏,也為了較為準確找出傾斜的比率,我們設計了一個全部都用高平調(陰平)讀出的句子。

 

早春滿山媠花攏開

 

在實驗的六個發音人中,每一位的傾斜都是從第三個音節開始(如圖一),前兩個音節幾乎是一樣高的,因此,我們從第三個音節開始計算傾斜率。

 

   早         春       滿        山         媠           花     攏       開   

圖一  前測句聲調走向圖

 

    之後,請每位發音人讀出測試句子兩遍,每一句在兩秒鐘左右完成。測試句子如下:

 

固定輕聲──聽講“  ”家欲揣狗仔。

隨前變調輕聲──聽講“  ”兮欲揣狗仔。

 

    在“  ”中分別請發音人插入“張、李、蔡、祝、陳、賴”等六個姓氏,用以表示六個聲調[5],以觀察此六個聲調後的輕聲現象為何。

3.2輕聲音長體現實驗

關於輕聲音節音長與非輕聲音節音長之關係,我們選擇四位發音人來進行實驗。這裡我們分成兩個部份討論。

“固定輕聲”的部份,我們設計二個句子:

 

未讀輕聲──聽講林家花園真媠

需讀輕聲──聽講賴家新門真媠

 

再來討論“隨前變調輕聲”之輕聲字,我們也設計了二個句子

 

未讀輕聲──林小姐兮手藝真好

需讀輕聲──聽講李兮手藝真好

 

接下來分析兩組句子中“家”和“兮”在整個句子中音長所佔的比例,藉以分析輕聲體現時音長是否有縮短的情形。

3.3輕聲音長與音高聽辨實驗

閩南語中部份輕聲詞彙具有辨義作用,因此,我們選擇六組在相關文獻中常被舉例的詞彙,將詞彙中可讀輕聲音節的音高和音長加以改變,分析何者對於輕聲判斷具有較大的影響。這六組共十二個詞彙如表一。

 

表一  輕聲聽辨實驗詞彙表

編號

閩南語詞彙

華語意義

編號

閩南語詞彙

華語意義

1

驚死

怕死

2

驚死

受到驚嚇

3

開開

呈現開啟的狀態

4

開開

去打開某物

5

後日

未來、改天

6

後日

後天

7

過去

時間上表示過去

8

過去

表示某人死去

9

無去

沒有前往

10

無去

表示人、事、物消失

11

做人

做人

12

做人

女子嫁做人婦

 

接下來調整編號1、3、5、7、9、11雙音節詞的後音節,分別將音高減少10Hz、20Hz、30Hz,以及將音長減少25%、50%、75%,加上原先的12個語音,共得48個。然後請20位受試者分成兩組,要求受試者聽音並寫下所聽到之詞彙編號,用以分析音長與音高對聽辨之影響。

3.4預期實驗結果

關於輕聲體現的方面,我們預期固定輕聲有其固定的調值,且為一低調,而隨前變調輕聲會根據前字調而改變其調型與調值,且中升調(陽平)的調型會延續到輕聲音節;兩種輕聲之音長皆會比原字調短。而關於輕聲聽辨的方面,依據華語相關的文獻報導,我們預期音高和音長皆會有所影響,但音高的影響比音長來得大。

 

4實驗結果

4.1輕聲音高體現實驗結果

    關於音高體現實驗,我們分成固定輕聲和隨前變調輕聲兩部份分別討論。

 

4.1.1固定輕聲音高體現實驗結果

現針對閩南語中固定輕聲部份之六位發音人調值表列如下:

 

表二  發音人固定輕聲調值統計表

 

發音人1

發音人2

發音人3

發音人4

發音人5

發音人6

55

55

55

55

55

55

55

55

55

55

55

55

21

31

41

51

21

11

41

31

41

31

42

53

 

 

 

 

 

 

 

 

 

 

 

 

 

53

52

53

53

53

53

52

53

53

53

52

53

11

11

31

11

31

21

11

21

21

31

31

31

 

 

 

 

 

 

 

 

 

 

 

 

 

42

21

43

21

21

42

53

53

42

52

32

42

11

21

31

21

11

21

21

21

31

41

21

11

 

 

 

 

 

 

 

 

 

 

 

 

 

54

33

52

52

31

52

53

52

53

53

54

54

33

21

31

31

21

21

21

31

31

31

41

32

 

 

 

 

 

 

 

 

 

 

 

 

 

23

31

13

14

13

13

15

25

13

13

23

23

21

11

31

42

42

42

51

51

41

31

22

32

 

 

 

 

 

 

 

 

 

 

 

 

 

44

44

52

21

52

53

41

51

22

51

44

44

11

21

11

11

21

21

21

31

21

31

11

31

 

從上表可以得知,大部份的輕聲結尾都收在調值1的位置,也就是說,輕聲的聲調屬於低調,而且通常是最低調的部份,因此,我們可以說固定輕聲屬於低調。然而,某些輕聲的聲調出現在高調之後,會呈現出高降的調型,我們試著將高調後輕聲的調型和高降調的調型作一個比較:

 

 

 高降調型輕聲“家”                   高降調“李”

圖二 高降輕聲和高降調比較

 

從圖形中我們可以看出高降調“李”字下降的幅度平均,而輕聲的高降調型,下降到中段之後漸漸趨於平緩,因此我們判斷在結束在調型結束音高在較高位置之後的輕聲呈現高降調狀態,是因為聲調連接之作用,而非固定輕聲本身為高降調。

這些輕聲的聲調並不是屬於低平的調型,絕大部份是屬於下降的調型,這種情形和陰去調的現象相似,且調值也相仿。另外,輕聲前之聲調若結束於較高的位置,則後者之輕聲會從較高的地方降下來,我們認為這是聲調連接的關係,而導致這種結果。

4.1.2隨前變調輕聲音高體現實驗結果

表三為六位發音人隨前變調輕聲音高的調值。

 

表三  發音人隨前變調輕聲調值統計表

 

發音人1

發音人2

發音人3

發音人4

發音人5

發音人6

55

55

55

55

55

44

44

44

55

55

55

55

55

55

55

44

55

44

44

44

55

55

55

55

 

 

 

 

 

 

 

 

 

 

 

 

 

52

54

53

51

53

53

52

52

52

51

53

54

11

31

31

11

31

21

21

21

21

11

31

42

 

 

 

 

 

 

 

 

 

 

 

 

 

41

42

52

41

41

42

31

41

42

52

31

21

11

11

11

11

11

21

11

11

21

21

11

11

 

 

 

 

 

 

 

 

 

 

 

 

 

52

42

52

43

43

42

51

51

42

52

53

53

21

11

21

21

21

21

11

11

21

21

31

32

 

 

 

 

 

 

 

 

 

 

 

 

 

12

23

12

12

21

21

12

11

31

31

32

32

34

34

22

22

12

12

22

11

13

13

24

23

 

 

 

 

 

 

 

 

 

 

 

 

 

52

41

32

42

22

33

11

22

33

33

33

33

22

23

23

22

22

33

11

22

33

33

33

33

 

根據上表,我們發現隨前變調輕聲的聲調和前字調有相當密切的關係。實驗中所測試的字是“兮”,此字會承接前字的調高,若前字為高平調(陰平),則後字會承襲前字的字調,亦為高平調,其調型為下圖:

 

             張                                     兮

圖三  高平調隨前變調輕聲聲調走向圖

 

    “張”字的調值為55,而“兮”字延續前字,調值也為55。

    中平調(陽去)也有類似情形。“賴”字為一中平調,調值為44,而“兮”字承接前字調,也為一中平調。:

 

                  賴                                    兮

    圖四  中平調隨前變調輕聲聲調走向圖

 

      高降調(陰上)實驗中,發音人所發“李”字的調值以53為多數,然而至中段後與後字“兮”融合,其調型承接前字未完成之調型,其圖形如下:

 

              李                                           兮

圖五  高降調隨前變調輕聲聲調走向圖

 

   

此種情形在中升調(陽平)也有類似情形。後字“兮”為一上升的調型,調值為23,此字的調型和前字也有密切的關係,將前字未完成之調型加以延續完成。

 

                陳                                         兮

圖六  中升調隨前變調輕聲聲調走向圖

 

    在短調(陰入和陽入)中,中部人的發音為中降調,而後字“兮”承接前字的調型下降,會降至低調。

 

                  祝                                   兮

圖七  短調隨前變調輕聲聲調走向圖

 

    低降調(陰去)也有類似的情形:

 

                  蔡                                   兮

圖八  陰去調隨前變調輕聲聲調走向圖

 

    各字的隨前變調輕聲情形基本上可歸類為:

高平調:沿襲前字調為高平調。

中平調:沿襲前字調為中平調。

高降調:和前字融合為一調型,成為降調的一部份,降到最低的部份。

低降調:和前字融合為一調型,成為降調的一部份,降到最低的部份。

中升調:和前字融合為一調型,成為升調的一部份,上升到前字原聲調應該到達之高度。

短調:沿襲前字聲調為一降調,降到最低的部份。

4.1.3小結

    在4.1.2中,我們發現某些發音人的陰去調音值為高降,這和一般我們了解的不相符合,因此,我們推測這種情形是因為前字音高結束位置較高所導致,為了驗證假設,我們設計另一個句子,將第二字改成“著”,整句改為“聽著蔡兮欲揣狗仔”,觀察一下“著”字後面的“蔡”字是否為高降調,實驗後圖形如下:

 

                   蔡                           兮

圖九  低調後之“蔡兮”調型圖

 

    六位發音人之“蔡”字調值皆為21或11,因此,我們可以證明前字調若為高調,將影響後字聲調之起始,也因此可以證明4.1.1中固定輕聲為高降調之現象。

    所以由上述實驗可知,閩南語的確存在著“隨前變調輕聲”和“固定輕聲”兩種情形,而“固定輕聲”會因為前面的調高而受到影響,然而受到影響的原因,並不是原本輕聲之調值就是這樣,所以輕聲應為一個固定的低調,調值為11或是21。“隨前變調輕聲”會依前字之調高而有所改變,若前字為平調,則輕聲字會承襲前字的調值。若前字為升調或降調,則後字會佔據前字後面一部份的調型,而繼續完成前字的調型,此時,輕聲字並無固定之調值。

4.2輕聲音長體現實驗結果

4.2.1固定輕聲音長體現實驗結果

我們分析四位發音人對“聽講林家花園真媠”和“聽講賴家新門真媠”兩個句子中“家”字在整個句子中音長所佔的比例,藉以對照出固定輕聲現象之音長是否有較短之情形。各發音人所得之比例如下表:

 

表四  發音人固定輕聲音長比例統計表

 

發音人1

發音人2

發音人3

發音人4

未讀輕聲(%)

13.65

13.32

14.46

13.22

12.16

11.49

12.53

12.08

需讀輕聲(%)

11.09

11.60

12.57

12.18

10.03

12.82

10.37

9.57

 

    從上表中,我們可以發現發音人1、2、4三位之輕聲字比非輕聲字所佔之音長為短,發音人3之兩個句子中,其中一個句子也是輕聲字比較短,所以我們認為在固定輕聲中之輕聲字音長較短。

4.2.2隨前變調輕聲音長體現實驗結果

    再來討論”隨前變調輕聲”之輕聲字。我們分析四位發音人對“林小姐兮手藝真好”和“聽講李兮手藝真好”兩個句子中“兮”字在整個句子中音長所佔的比例,藉以對照出隨前變調輕聲現象之音長是否有較短之情形。各發音人所得之比例如表五。

表五  發音人隨前變調輕聲音長比例統計表

 

發音人1

發音人2

發音人3

發音人4

未讀輕聲(%)

8.81

8.72

6.76

7.93

8.70

10.78

6.95

8.08

需讀輕聲(%)

8.25

8.70

7.82

7.79

9.44

9.10

8.82

8.04

 

    從上表中可以知道在上面所設計的句子中無法區分出未讀輕聲和需讀輕聲字的音長有何明顯不同,然而,未讀輕聲的部份,仍然比需讀輕聲部份音長所佔比例較短,因此我們可以說音長在隨前變調輕聲中佔有部份作用,但不明顯。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推測是由於未讀輕聲的“兮”字在句子中為一助詞,而此助詞在句子中之地位原本就不重要,因此發音人在念此字時會分配到比較短的時間,為改進此種問題,我們可以設計另外一個隨前變調輕聲而非語義較輕之助詞,或是藉由聽辨的實驗來看看音長對於輕聲判斷是否有相當大的影響。

4.2.3小結

根據上述實驗結果,我們發現無論是隨前變調輕聲或是固定輕聲,其音長皆會較原字調為短,但縮短的幅度不太明顯,若要再加以更精細的分析,則需借助於其他方式計算其標準差,以期找出各適切的結果。

4.3輕聲音長與音高聽辨實驗

我們將48組語音按照被聽成輕聲詞和非輕聲詞的情形來加以統計成下表。

 

表六  輕聲聽辨受試結果統計表(一)

詞彙

變動方式

受試者判斷(人)

 

詞彙

變動方式

受試者判斷(人)

非輕聲

輕聲

 

非輕聲

輕聲

驚死

無更動

10

0

 

過去

無更動

10

0

驚死

音高-10Hz

9

1

 

過去

音高-10Hz

10

0

驚死

音高-20Hz

0

10

 

過去

音高-20Hz

9

1

驚死

音高-30Hz

1

9

 

過去

音高-30Hz

9

1

驚死

音長-25%

10

0

 

過去

音長-25%

9

1

﹝續下頁﹞

﹝續上頁﹞

驚死

音長-50%

10

0

 

過去

音長-50%

9

1

驚死

音長-75%

10

0

 

過去

音長-75%

8

2

驚死

無更動

0

10

 

過去

無更動

0

10

開開

無更動

10

0

 

無去

無更動

10

0

開開

音高-10Hz

9

1

 

無去

音高-10Hz

9

1

開開

音高-20Hz

5

5

 

無去

音高-20Hz

8

2

開開

音高-30Hz

0

10

 

無去

音高-30Hz

9

1

開開

音長-25%

9

1

 

無去

音長-25%

10

0

開開

音長-50%

10

0

 

無去

音長-50%

8

2

開開

音長-75%

10

0

 

無去

音長-75%

9

1

開開

無更動

0

10

 

無去

無更動

0

10

後日

無更動

10

0

 

做人

無更動

10

0

後日

音高-10Hz

9

1

 

做人

音高-10Hz

10

0

後日

音高-20Hz

3

7

 

做人

音高-20Hz

10

0

後日

音高-30Hz

1

9

 

做人

音高-30Hz

9

1

後日

音長-25%

7

3

 

做人

音長-25%

10

0

後日

音長-50%

5

5

 

做人

音長-50%

10

0

後日

音長-75%

7

3

 

做人

音長-75%

10

0

後日

無更動

0

10

 

做人

無更動

0

10

 

 

從上表中我們可以看出“驚死”、“開開”、“後日”這三個詞後字的音高加以調整降低之後,很容易被聽成輕聲詞,而且隨者音高的下降,有更容易被聽成輕聲詞的趨勢,和改變音長後的結果相比較,會發現音長變動對判斷是否為輕聲詞的影響較小;而“過去”、“無去”、“做人”這三個詞,雖然音長和音高改變對於判斷是否為輕聲詞的影響相當,但兩者改變後被聽成輕聲詞的人數偏少。所以總的來說,相較於音長而言,音高的改變對於判斷是否為輕聲起較大作用。

然而,若輕聲的音高改變,會影響聽者對於輕聲詞的判斷,為何改變“過去”、“無去”、“做人”這三個詞的音高,卻不起明顯的作用呢?在回顧以往的文獻中,我們曾提到輕聲詞中輕聲音節的前音節是不變調的,也就是說,前字的字調不改變,聽者才會將後字的音節輕成輕音節,因此,我們將“過去”和“做人”這兩個詞的第一音節起首音高降低,使其從高降調變成低降調;將“無去”的第一音節結束音高提高,使其從中平調變成中升調,再讓原先20人中的10人進行聽辨實驗,聽辨的結果如下表:

 

表七  輕聲聽辨受試結果統計表(二)

詞彙

變動方式

受試者判斷(人)

非輕聲

輕聲

過去

第一音節起首音高-40Hz

0

10

做人

第一音節起首音高-40Hz

1

9

無去

第一音節結束音高+60Hz

2

8

 

由上表可知,聽者在判斷是否為輕聲詞時,前字調的調型是一項很重要的判斷依據,前字調的調型和字本調的調型越相似,則後字越容易被聽成輕聲;相反的,前字調的調型和字變調的調型越相似,則後字越不容易被聽成輕聲。這也是因為音高所起的作用。

因此,我們可以說,對於輕聲的聽辨而言,音高的影響大於音長。

 

5結論

根據發音人的輕聲發音現象,可以知道輕聲有固定輕聲以及隨前變調輕聲兩種形式,且發音人會選擇其一,而且有固定的輕聲方式。

固定輕聲會因為前字結束部分的音高而受到影響,這是因為受到語調連接的關係,所以輕聲的調值為一個固定的低調,調值應為11或是21。音長的部份則發現若由比例判斷,輕聲詞彙的輕音節比所佔時間非輕聲詞彙為短。所以由上述可知,固定輕聲為一短、低的聲音,然而音長之差異較不顯著。

隨前變調輕聲之輕聲會依前字之調型而有所改變,若前字為平調,則輕聲字會承襲前字的調值。若前字為升調或降調,則後字會佔據前字後面一部份的調型,且繼續完成前字的調型,此時,輕聲字並無固定之調值。輕聲字之音長會比非輕聲字稍短。所以不管平調或升降調,都可視為調型傳承,因此隨前變調輕聲事實上是將第一音節的聲調拉長到輕聲音節中。

至於聽辨的實驗中,我們可以發現到若將後字調的音高降低,則容易將不是輕聲詞的詞彙聽成輕聲詞。除此之外,另一個音高的影響因素是前字調的調型,若前字調的調型和前字本調調型相似度越高,則越容易被聽成輕聲詞彙。相反的,音長的縮短雖然會對判斷是否為輕聲詞有影響,但影響力不若音高。這點和我們所做的體現實驗結果相類似,也和我們的預期相符合。

參考書目

李惠珍:《閩南語輕聲的本質》,碩士論文,國立高雄師範大學1999年版。

洪惟仁:《台灣河佬語聲調研究》,台北:自立晚報社1985年版。

詹伯慧、李如龍、張雙慶(編):《第四屆國際閩方言研討會論文集》,汕頭:汕頭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

楊秀芳:《臺灣閩南語語法稿》,台北:大安出版社1991年版。

廖瑞昌:《台語入聲調之現況分析》,碩士論文,國立新竹教育大學2003年版。

鄭良偉:《台語的語音與詞法》,台北: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97年版。

鄭良偉、鄭謝淑娟:《台灣福建話的語音結構及標音法》台北:台灣學生書局1977年版。



[1] 本文中的閩南語,若無特別說明,皆指台灣地區的閩南語。

[2] 在文字上加上“‧”表示該音節讀音為輕聲。

[3] 洪惟仁在書中採用三度調階,這裡的第一度為最低之調階。

[4] 亦可稱為”傳調”,以非重音節字為主,則稱”承調”;以重音節字為主,則稱”傳調”。

[5] 台中地區低短調(陰入)與高短調(陽入)單字調不分,所以只以低短調測試(廖瑞昌,2003)。

引用URL(0筆)
回應(0筆)
姓 名
E-mail
U R L
回 應
  請輸入右邊圖片的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