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到處走走
冰冰's blog
http://iihii.ublog.com.tw
冰冰
加入好友
傳紙條
願望本
禮物盒

我加入的村莊

網誌分類
網誌最新回應 展開
今日人氣:1
累積人氣:1524
RSS訂閱

[開站日期] 2015-01-09
   
 一般模式    條列模式 
徘徊淡淡的愁 
2016-08-15 12:03:25
 │  人氣:27       心情:


  九月的靜怡,用一湖波動的水,淺淺的劃過心弦,走在夢的邊緣,我,枯瘦的思緒柔柔地捏起一瓣花色,輕輕的系在心上,掛在眉間。秋風入眉,凝一褶水墨氤氳,織一仄心韻清幽,泊一彎清冷淺月,采一朵浮世清歡,氳開夢的希翼,一顆心隨著思緒柔柔的在心梗上盈香暗展。那一瓣沾著露珠的心事,那一枚綻放於心的色彩,在夜風中閃爍著晶瑩的光。那是,收攏一汪冰肌玉骨的念想……
  
  想你,有一種,愁到心碎;念你,有一種銷魂的美,美到沉醉;愛你,有一點無奈的痛,痛到凝噎;戀你,有一點傻傻的癡,癡到無語。開始不覺得某個城市會有多少想念跟愛情有關,也不單純地渴望哪里,除非那些夢想一樣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心中有了一種期盼,期盼著一個日子,等待著一份幸福,感受著一顆心靈的跳動。慢慢開始去瞭解一個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乘車路線和氣候變化,以及風土人情,難道只因為那裏有她,有一份牽掛,有一份依戀,有一份守候。
  
  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姹紫嫣紅開遍,風花雪月散盡,能將我心弦撥動的那個人,還是你,還是你這個如蘭的帶著古典的女子。我只愛如蘭的你,不愛熱情如火的玫瑰,不愛低眉的水蓮,不愛幽雅的秋菊,也不愛傲雪的梅花;我只愛如蘭的你,因你生在眾花的季節,卻活在眾花之外,真的;我只愛如蘭的你,不愛其她,你信與不信?有時,我就躲在卑微的地方仰望你的高尚;有時,倦縮在自己的夢裏欣賞你的美麗,在夢裏,想像和延續與你的生活故事。不過是,夢中的永恆,而,現實中卻是頃刻的愛戀,一世的傾城!
  
  你從桃花叢中走來,帶著惠風,帶著芳香,帶著紅潤,帶著激情,闖入我的心間,卻又留下微笑,留下羞澀的眼神,踏著無聲的腳步,和著春的氣息,飄逸而去。我真想是一陣清風,悄悄地尾隨著你;我真想是一片明月,在你窗前;我真想是一只蜜蜂,輕吻你含羞的笑臉;我真想你是一幅油畫,掛在我的床頭,讓我時時可以肆無忌憚的看著你。
  
  想你,在每一個晨曦,我祈盼每一個日出,因為可以清醒的感受你魅力的容顏,想像你笑靨如花;想你,在每一個夕陽西下的夜晚,我祈盼每一次的夜色闌珊,因為我可以在夢中和你席地而坐,並肩賞花,並肩望月;想你,在每一個午夜,在夢中不願醒來,怕你飄渺如海市蜃樓,醒來,卻也難以睡去,又怕夢中你不在;想你,靜靜地躺在床上,想你的思緒在每一次呼吸上徘徊,在每一次的心跳上醉舞。想你,花開花又落,雲卷雲又舒。你牽著我的思緒,好想輕輕地擁著你,暖暖的,柔柔的,輕嗅你的芳香,緩緩地梳理你如瀑的長髮,握著你的手,讓我心的甘甜傳遞到你的全身,你可曾感覺得到?你就像那綻放的曇花,高貴卻又孤獨,不知疲倦的我守候在每一個午夜,無悔的等候你怒放的瞬間,讓你的美麗在心裏成為永恆。所以,你的瞬間,只能遠遠地觀望,不敢靠近,更不願走遠;你的高貴與典雅,你的熱情與豪放,在吞噬著我的靈魂,讓思念折磨著自己,只能擁著你的美麗入眠;你的淡定與才情,你的自強與美麗,在引誘著我的夢境,讓相思無處可逃,只能枕著你的名字入睡。想你,淚眼風乾,繁華落盡。夜深沉,一彎下弦月已上柳梢頭,清冷的月下,瑤琴響起,你在何方獨舞?斟一杯酒,邀月共飲,悲從中來,何時能約你在黃昏後?我只能獨自的黯然,唐宋的煙雨迷蒙,明清的樓閣若隱若現,不見秦時的明月,難渡漢時的城關,我在遙遠的天際,剪一角月色清輝,多想與你一起相擁相伴銀河之畔,共賞嫦娥舒廣袖,共飲吳剛桂花酒,只可惜,白兔搗藥成,問言與誰餐?一顆顆流星劃過,那是我思念你的淚滴,隨風逐流到你的窗前,滋潤你午夜的曇花,亮麗你甜美的容顏,也曾捧一捧流星,為的是夜夜守住這月與星的流光,讓你在我的掌心,為你彈奏別樣的人生!偷偷地問:想我嗎?我在等待。也許等待是一種孤獨的美麗,思念是一種戒不了的毒,如癡似狂為愛踏上了不歸路……


(繼續閱讀...)
不被人所關注 
2015-06-24 13:04:28
 │  人氣:65       心情:

我願從最初時談起,最初的際遇只緣於幾張飯票。偶爾還記得在夏日的某一天,母親會牽著我的小手走進店裏,用紅的綠的飯票從售貨員的手中換來一盒“獅子王”的雪糕,那大概是當時最好吃的雪糕,我往往一連能吃好幾天。或許連許多大人們都難以相信,現代的孩子會有經歷過那個時代,周圍的朋友用過飯票的也是極少極少,我也因此而暗自竊喜,深感幸運,我對於家鄉來說仍然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一張飯票,歲月在她身上撩起道道皺紋,頭像早已不再清晰。

幾年的巨變,我親眼看著街道旁的楓樹一日日足以參天,枝枝葉葉,紛紛揚揚,點點滴滴,一片片在秋風的伴奏中流落人間。人道是,滿川殘葉如血,卻不知這正是上天對這片樂土的青睞……一片楓葉飛落眼前,我莽莽撞撞擠進趕著上班的人堆裏,叫著要五毛錢的粉,沒有肉末,沒有青菜,沒有鮮蔥,只有一根根白胖胖的粉條和映襯粉的湯料,如此樸素,卻可以令我垂涎不已,這時我總愛添上我最愛的調料---醬油、胡蘿蔔絲,誰都知道這裏的粉定是從後山上的粉鋪裏買來的,那裏用竹竿架著一排排雪白的米粉,在陽光下折射著神聖的光輝……乃至後來,我即使嘗過甲天下的桂林米粉和東莞的河粉、米粉等,至始至終,家鄉的那一排排米粉令我眷戀不已。如今,偶爾看著商場裏那標著“江西米粉”的包裝袋,心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到了足齡上小學的時候,父母都外出打工,獨留下我被奶奶照看著,說好是每天五角的零花錢,但我為了能吃上一個茶葉蛋或一塊麵包,兩天後攢足了一塊錢才跑到初中部的食堂去買,可以說我們這些小學生平時都是一毛一毛這樣花的,賣能使人舌頭變色的糖鋪前總能擠著一堆人。能擁有一支自動鉛筆是一件最令人羡慕不過的事,一般都是用木制的2B鉛筆,媽媽有一次破天荒的給我買了一支,我都驚喜了好半天。

從來沒有人賣風箏,但小夥伴們用毛線牽著塑膠袋在大風時節也放得不亦說乎,哪怕放的不高,哪怕要大汗淋漓地圍著林子跑,都不願錯過。

我的家鄉是屬於城市包圍農村型的,因為我家所在的街上只要翻過一堵牆就可以看見大片大片的田地,溝渠裏遊著密密麻麻的蝌蚪,還有一片曾經讓我認為有熊貓的翠竹……

再後來,我同父母到外地打工,家鄉便也成了人們口中所說的“老家”,小學三年級我曾問語文老師,家鄉如何寫?語文老師卻說,東莞便是我的第二家鄉。我聽了,只覺得深深的遺憾……

每年都會有一次回老家的機會,而我由第一次回老家的激動心情慢慢轉冷,幾許惆悵籠罩在心頭,因為家鄉一年比一年不像家鄉,一棟棟鄰人陌生的高樓,掩蓋了我逝去的童年。終於體會到了所謂的近鄉情怯以及物非人亦非的傷感和失落。

“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笑問客從何處來……”

我總認為,冥冥之中,得與失從來都是並存的,我得到的與失去的不知值得否?而家鄉的蛻變確是要以那一片片綠意為代價的,得到的與失去的也不知值得否?


(繼續閱讀...)
跌跌撞撞 
2015-01-28 14:06:34
 │  人氣:63       心情:

你若不堅強,誰人替你堅強。那一年的我,在生活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埋下頭,我只能往前走,儘管我的前方似乎已經沒有了路,沒有了夢想,但我必須成長,用我的淚與汗水,一點一點滋潤著屬於我的,青春的花朵。

田地間,來來往往的村裏人,形形色色的目dermes光都有,曾經他們嘴裏最聽話的好孩子最後也不過與田地相依。那些日子,沒有誰會伸出手幫一把,肩上的擔子重了,就停下來,歇一歇,歇完以後咬咬牙,再走……

早已經不記得保濕那年是否有風、有雨、有陽光,我只記得跌跌撞撞中,我的人生在田地間開始遊走,直到那一天……

一天中午,正在田間勞作的我,聽到有人喊。來人是DR集团我的一個親戚,她告訴我,城裏的小舅媽要生小孩了,叫我去幫忙照顧。

這次,父親沒有反對,許是看著每天在田地間的我,他也心疼了,許是他也內疚了。臨走時,父親說了一句,你小舅舅家有電腦,去了有時間叫他教你,好歹也是一門技術。

小小的衣櫃裏,我找不出幾件可以帶出門的衣服,一雙布鞋,一個小小的包裹,我坐上了去縣城的車。縣城離我家很遠,那時候坐車要3個多小時。這算是我人生的第一次遠行,由不得我害怕,由不得我感傷,眼前飛快掠過的是一座座山,還有那百轉千回的思緒。我又一次在心底開始為青春編織著夢想,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心底的那份渴望。

剛來到小舅舅家的時候,我以為來到了天堂,在這裏不愁吃的,每天三餐都十分準時。那樣的日子,要求真的很少,只要吃飽穿暖就已經夠了。我的雙眼寫滿了天真與夢想,小小的內心世界,用著自己心中的尺度,來衡量著身邊的人。可是,農村人與城市人是有差別的,這並不會因為我的無知而改變什麼。

幾天以後,小舅舅家的老奶奶開始給我嘮叨著,菜價好貴,米價也貴。起初的我只是聽著,也沒有往心底去,後來,老奶奶見我實在是“不懂事”,就點穿了說,以後吃菜得給舅媽留著,飯也不要吃太多。

以後的飯桌上,我開始收斂著自己的飯量,當然,這些都是我小舅舅所不知道的。這些年來,我上學的事情,小舅舅也出了不少的錢,我不能讓他為難。第一次,我開始打量起周圍的人心,我才知道,並不是你對別人敞開了心扉,別人也會敞開心扉來接納你。

離開小舅舅家是在第二年的開春不久,其實,為了報答小舅舅的恩情,我從未想過離開的,只是……

即使是窮,但窮人也有著屬於自己的傲氣,雖然我的青春未能展開她最美麗的色彩,但我也不會允許有人將她抹黑。

事情得從我睡覺的小屋裏說起,我睡覺的地方不大,容下一張床以後幾乎轉個身就可以碰到牆壁了。那時,在我的床頭有個書櫃,書櫃裏擺放著各種書,看著這些書,我是興奮的。每天晚上,我早早的做完事情,就一頭紮進了我的小屋裏。讀書的時候,我一直有個習慣,那就是把好的,喜歡的語言都記錄下來。那時候的本子,我就放在我的枕頭下,每天我也可以說是枕著墨香入睡吧!本子上的字,一筆一劃,我都認真的記下,本子上不會有一點褶皺,一絲多餘的墨蹟,我是真的喜歡,喜歡在這片書的海洋裏感受著屬於我的小小的快樂。沒有想到的是,這份快樂輕易地被人打碎,踩到了別人的腳底……

這天晚上,我正在廚房收拾,小舅舅、舅媽和老爺爺在大廳看著電視。忽然,老奶奶沖到我的面前,大聲地質問著我,你說,你是不是偷了我的書。

當時的我一下子懵了。偷書?我沒有!我拼命地搖著頭,抑制著委屈的淚水。

這邊的聲響讓屋裏的人都聚集了過來,老奶奶手中拿著的,正是我摘抄句子的本子,還有書。

見來人了,老奶奶的聲音更高了,瞧瞧,瞧瞧,我的新書,就在她枕頭下找到的,她還說沒有偷我的東西。

偷,這個字眼一下子拽住了我的咽喉。 抬起頭,我的目光直視著眼前的這個老太婆,是的,老太婆,我第一次以一種仇恨的目光看一個人,我第一次如此恨一個人,從內心深處恨著。我雖然窮,但我也有著屬於我的尊嚴。“我沒有,我沒有……”我是吼出來的,幾乎用盡了我所有的力氣。輟學,一直就是我心頭的一塊暗傷,雖然,我從未提起過,可是如今,我只是看了一下書,眼前的這個人,竟然說我偷她的書。

誰也沒有想到,一向文文靜靜的我,也會有爆發的一刻,屋子裏有了短暫的沉靜 ,唯有我的淚,怎麼也停不下來。

老太婆也楞住了,拿著本子和書的手,還高高地舉著,半晌才反應過來。“你說,你沒有,那這是什麼?”老太婆的語氣沒有剛開始那麼沖了,但眼中的鄙夷就那樣刻在了我的心上。

  “我說了,我沒有偷你的書,我只是看了看。”一字一句,聲音與淚水似乎融入了一起,痛,從心底蔓延著……

  最後,事情在小舅舅勸說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那天究竟是如何入睡的,我不知道,我只記得那些本子上的墨蹟在我的眼前一點一點洇開,一直走進了我的心裏,我的夢裏……

我要離開,這個聲音在我的心裏呐喊著。用我們村裏人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即使是要飯,也不到你們家來。”我的自尊,第一次被人狠狠地踩在了腳下,以至於多年以後,我依舊對這個老太婆無法釋懷。他們有錢,一排排書,整整齊齊的,在我的眼中是那麼的誘人。新書,沒有被翻開的新書,沒有一絲褶皺,沒有一絲墨蹟,他們用這些書來裝扮著他們的書櫥,而我,貧窮的我,只是渴望著用知識來裝點一下我那卑微的夢想,來充盈一下我的靈魂。我知道,那天的夜裏,即使夢中,我依舊在抽泣著。


(繼續閱讀...)
泰坦神族 
2015-01-09 11:23:23
1  │  人氣:59       心情:

泰坦神族通常被稱為「老神」,在宇宙不知稱霸了不知多少年代。他們體型巨大,力量驚人,數目眾多,但是只有少數在神話故事裡出現過。最重要的是克羅納斯Cronus,拉丁文叫做撒頓Saturn。他統治其他的泰坦神族,後來他的兒子宙斯Zeus推翻他,取得權力。

 

羅馬人說宙斯Zeus(羅馬名為「朱彼得」Jupiter)登位時,其父克羅納斯Cronus(羅馬名為「撒頓」Saturn)逃到義大利,帶來了「黃金時代」,該地長享安寧和幸福,在他統治下一直如此。

 

其他知名的泰坦神,包括圍繞在地面的河流大洋氏Oceanids,其妻蒂賽絲Tethys,「日月和黎明之父」海彼利昂Hyperion,寧默心Mnemosyne(「記憶」之意),澤米士Themis(「正義」之意),伊亞匹特士(其兩個兒子,阿特拉斯Atlas肩挑世界,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拯救人類)。

 

宙斯來了以後,老一輩的神明只有這幾位沒有被趕走,不過地位降低了。


(繼續閱讀...)